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pear

“给椴松: 我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会用这样的方式向你道出心声。
   
我的兄弟,搭档。
  
我的至爱。
  
虽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但想在这里向你表白,我一直喜欢你这件事。

很恶心吧,男性与男性,还是兄弟间,我竟然对你产生了特殊的爱的情愫。与对兄弟们的爱不同,我想一辈子守护着你。
         
在我的世界,唯有椴松是不一样的。很神奇吗?都说过了,我们本身的存在就是个奇迹呀。”
      
      
    
pear——05
◎原梗来自高野苺老师的漫画作品《orange》
◎高中时期的捏造
bgm:雨声残响
    
     
     
“空松哥哥,不行……”

“我会轻一点的。”

“哇啊!别碰哪里!”
     
    
只有两个人的医务室里,弥漫着暧昧的因素。椴松坐在床边,而空松蹲在他的双腿间。他呼出的气息令椴松微微颤抖,不由得抓住了他的双肩,双脚胡乱扑腾着。

毕竟是随时就会有人来的地方,被白色布帘包围的几平米的空间里,两个人进行着不为人知的小动作。
  
           
“别乱动。”
      
椴松的腿被抬起,担在了空松的肩上,他自然地抚上白皙的腿,在圆滑可爱的膝盖上打了个转。
   
“空松哥哥……这个姿势太奇怪了……”
  
“我马上就好。”
           
       
“好痛!”
   
“没有感染真是太好了呢,OK,完成了。”
        
     
将绷带系了个小巧的结,空松拍拍手站了起来。 处理好伤口的椴松在空松的搀扶下不紧不慢地下床,但是脚一落地,立刻又传来刺骨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于是空松将他轻轻松松地背到了自己的背上。
     
“椴松好轻呢……”
“我们是一样的体重吧。”
“可是椴松的身子软绵绵的像棉花一样呢,所以感觉很轻啊。”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高兴的啦!”
     
       
   
第二天大早,空松就先行一步去学校了,害得一直在玄关等的椴松因为腿脚不便差点迟到。
   
他来到学校,看到空松时愤怒地抓住学兰向后一扯,空松差点仰倒过去。
   
“你今早干嘛去了啊,不是说好一起走了吗。”
“抱歉,我忘了和椴松说,”空松脸上并没有歉意的神色,取而代之的则是满心欢喜,“告诉你哦,我和花分手了。”
   
——呃!
    
“花啊花的,叫得倒是很亲切。”
  
“那就学姐……我和学姐她分手了。”
       
虽然是早已料到,却也是意料不到。椴松的小心脏砰砰加速跳着,看着空松那张红扑扑的脸蛋和傻傻的笑容,他也别过脸去撇着嘴笑了,空松则是很慌张地以为他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摇着他的胳膊,一遍又一遍地道歉。
     
“不要生气了,是我不好,我补偿你。”
     
“要怎么补偿啊?”椴松假装压低声线问。 “请你喝一周的pear juice吧!”
   
“诶~一周?”
    
“两周,两周也行,要是能博得全宇宙最最重要的弟弟一笑,一个月也可以,一年也可以,永远会给你买的!”
    
笨蛋空松哥哥。
     
    
椴松转过身,谁说他不开心啦?
      
   
“说好了哦,永远!”

“嗯,那就这样约定吧。”
    
『“永远会给你买梨汁的”那时候他对我做了这样的承诺
        
至今为止他和我的所有让步的约定,无一例外都实现了,就算在他死去之后,每周也会有梨汁按时送到家里来
       
这是我的空松哥哥
      
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我多么希望他能够亲手将一瓶梨汁交给我啊』
      
        
     
     
          
这天下午,乌云密布的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椴松看着窗外,心想幸好自己拿了伞。可坐在前排的空松很惆怅,眉毛皱在一起,很不解地看着雨水从窗子上滑落。
  
大概是没有带伞吧,椴松想。
  
果然空松转过头来对他说话了。
“椴松,你有没有雨伞?”
“怎么,空松哥哥没有带伞?”
      
“我带了,”空松迟疑了一下,接着又说,“不是,我是在问椴松你是否带伞了。”

“诶?意义不明。”
    
        
『7月2日 ·今天空松哥哥和花学姐分手了
·下了很大的雨
·我和空松哥哥一人撑一把伞回家,一路上缄默无言』
   
空松哥哥,是带了伞的?那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椴松百思不得其解。
   
空松再次用询问的目光看过来,椴松将桌洞里的粉色洋伞向深处推了推,冲他摇头。 “我没有带哦。” 于是,很让他意外的。空松笑了,他说:“那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一起是指……”
“嗯,没错哦,”空松将胳膊架在椴松的桌子上,对椴松露出一个羞涩但十分灿烂的笑容,
        
“我想要和椴松打一把伞回家。”
     
      
   
鬼使神差地,椴松没有思考便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呢,在社团活动结束时的教学楼下,空松张开了他那把靛蓝色的伞,然后让出了右侧的位置。他说,“请来这边”,椴松稍微有些脸红,也就钻入了空松的伞下。
    
说实话,一把伞没有大到能容纳下两个少年,于是空松的左肩湿了一大片,但仍然把伞下的大多数空间留给了椴松。
    
椴松也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向空松那边靠了靠,胳膊触碰到了一起,两个人都惊了一下。

“怎、怎怎么了吗?”

“诶,嗯,你那边一直淋着,所以……”椴松又向左边靠了靠,自然而然地挽上了空松为他遮风挡雨的手臂,“这样,好像比较好呢……”
   
空松露出了很没出息的笑容,就是要哭出来一般,仿佛对椴松的举动充满了感激。他握紧了伞把,也向右边靠去。
   
       
这时一个两个女高中生举着伞打闹着跑过他们两个,吸引了空松的视线。椴松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真好呢,女孩子们……”
“嘛,嗯,说的是呢。”
      
       
两人走到十字路口旁,对边的信号灯还是红色,于是不得不停下来。他们的脚下向前半米有一个大大的水潭,椴松看着水面被雨滴们泛起水纹,突然问道:“空松哥哥,是因为什么和花学姐分手的?”
     
空松松实在想不出他来这一出,还没想到怎么回答,这时椴松又问:“既然这样,空松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我吗?”空松看着椴松在水潭里的影子,缓缓地说了,“大概是可爱型的吧……”
  
“仅仅这样?”
   
“大概不仅可爱,还要善解人意。要和我有默契,会默默在我身边,就连社团活动也会等我一起放学的……机灵一点最好,精通人情练达,能够将自己隐藏一点……还有就是,要温柔一些。”
    
        
椴松听他讲完,一抬头发现空松正在注视着自己,眼中带一丝笑意。椴松歪歪头,表示不解。空松干笑打着哈哈,牵起他的手。
      
“走吧,トド松。”
       
         
            
        
“欢迎回来……”
     
    
拉开客室的门,发现一松正看电视打发时间等待两人的归来。
一松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说:“菜都凉了快吃吧。”他想了想,又摆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补充道:“没有次男的份。”
     
即使这样,纸巾上放着的,也是两双筷子。
       
趁空松去换掉淋湿的衣服的空隙,一松看了看没有被雨水沾到一根头发的椴松,好像知道了什么一般,不满地皱起眉。

“椴松,你们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昨天你还受了伤……”
“嗯?嗯?你这么问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报告给你哪一件事啊。总之,托我的福,空松哥哥和花学姐分手了。”
        
一松先是由身体微微前倾恢复到原来的姿势,他抬起头,蜷缩起身子,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椴松叫了几声他的名字,那人却没有反应。
       
“呐,椴松。”
“是。”

椴松悄悄向他凑过去。
       
“我在想,你是否也收到过这个。”
       
一松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白色的信封。椴松的眼睛立刻瞪大了。
       
       
『寄至,松野一松』
       
     
“这个是从十年后的未来,寄到我这里来的信。”
          
    
—TBC—
         
————————————
准备进入110线,也差不多到了第一个转折
这个时候的kara,大概是已经明白自己心里对totti的感情了吧
花的故事绝对不会在这里就断掉,卖个关子吧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