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pear

    
“Dear brothers
     
十年后的大家,是否会凑在一起看着我的信呢?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兄弟们能一起做这样的事情,我十分开心十分满足。
     
作为六胞胎的我们,本身就是奇迹啊。
但是成年后也会分开吧。
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是我亲爱的兄弟。
   
     
给小松:
在平时我可不会说这话,小松作为长男真的很合适呢。爱弟弟们的程度不亚于我嘛。性格好,头脑也不错,再成熟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给轻松:
轻松很严肃很认真,有时候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不过好像蛮适合你,有时露出笑容的轻松很可爱。
     
给一松:
一松你是个内向的孩子,要试着和大家接触才行。在兄弟中也是最沉默寡言的,你很喜欢猫?椴松的可爱不亚于猫吧。
    
给十四松:
十四松的性格很开朗,也经常让大家欢笑。有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孤独?不要偷偷一个人哭,来大家身边吧。你的棒球打得真不错,下次再让我看看你的全垒打吧。”
      
   
读到这里,椴松的眼角有些湿润。
   
亲爱的空松。
你爱的大家都在这里。
  
为你聚集在这里。
   
   
  
      
      
pear——04
◎原设定来自高野苺老师的漫画作品《orange》
◎高中时期的捏造
   
   
   
    
    
   
“空松那家伙太得意忘形了。”

“那个如花还真是让人不好八卦啊。”

“外表和内心都超级丑陋。”

“真像啊,真像。”
      
围坐在一起的小松,轻松,一松,十四松日常吐糟着空松和他的女朋友。在等待椴松下课的空隙,他们聚集在学校超市的后面的小角落里,一人嘴里叼着一根泛着水光的冰棍。
      
“椴松看到我们吃这个又要说不健康了。”
“最近椴松真是沉默寡言啊,怎么了这是。”
     
    
一松咬断了冰棍的一半,含在嘴里,没有搭理轻松的问题。他和十四松站在有阴凉的地方。远处椴松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来到哥哥们这边后,四男把末子拉到了那块小小的阴凉地,自己站了出来。
   
“空松今天也不来和我们一起吗?”
   
椴松笑笑说嗯。
   
一松若有所思地说,“椴松你其实很讨厌那个丑八怪的吧。”
“诶?”
“说出来不就好了。”
   
       
椴松的表情由晴转阴,握着手中瓶装的梨汁,咽着香甜的饮料,又不说话了。他一直盯着天空,大家都发现,椴松最近总是看着天空。但他好像又不是看着天空,而是比那更远的地方。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哦。”
     
     
       
『·从那天开始,我便一直躲着空松哥哥。』
椴松看着坐在前面的低头看书的空松,偷偷把自己的桌子向后移了一点。桌子上摆着的习题册还没有做完,他觉得浮躁到根本无法学习。太在意前面的空松了,因为原本应该亲密无间的两人已经好久没有过一次平淡的交谈了。
      
花学姐仿佛装了空松雷达,跟在他身边形影不离,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还对椴松摆出一张丑脸,意思好像是在警告他不要靠近空松,让小松他们也很恼火。
        
       
下课铃打响,椴松比空松快了一步把书包收拾好,犹豫一下,对他说了一句‘那么我先走了’就匆匆跑走。
    
“等一下……”空松挽留他一般伸出手,可椴松已经出了门。
          
椴松匆忙地离开,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因为走得很快还在胡思乱想,椴松注意到迎面跑来的人慢半拍想躲避,那人却向他冲过来了,被撞后碰上了身后的鞋柜。刚想道歉,却看到是花学姐带有责怪意味的表情,瞬间就憋了回去。
     
  
“这不是那什么松吗,怎么这么不小心。”
  
椴松磕得屁股生疼,没心情跟她生气,于是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就好了?”
“明明是你撞过来的。”
     
学姐的脸上马上就换上了不乐意的表情。这时空松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椴松,没事吧?”
       
空松将懵逼的椴松扶起来,又把他的包背在了自己的肩上。就当没看到学姐,温柔中加一丝宠溺的责备,问着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他吃痛地揉着自己的屁股。
“还疼吗,我帮你揉揉?”
    
空松一见椴松真受了伤,急得手忙脚乱,伸手就要去帮他揉。结果刚一摸上就被满脸羞红的椴松打掉了手。椴松悄悄对他说了句“这是在学校呢”。
   
不是在学校就可以吗?空松脱线地想。
           
被无视的花开始吵闹了,就算是这样,意外的是空松没有阻止她,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坚持说。
       
“给椴松道歉吧,花。”
     
        
     
『·我没能觉察到那一点,又一次错失了了解他的机会
·因为不想破坏空松哥哥和他心爱的花的关系,我又一次逃跑了』
       
椴松并没有移开脚步,但也并不代表他知道如何应对这个场面。空松只是在替弟弟说话,完全没有顾忌到花,平日缜密的心思也不知被扔在了哪里。花则是一如既往地大叫,引起了众人的围观,眼看着就要因为窘迫落泪,空松还是说着“道歉吧”类似的话。
   
            
这时候只要牺牲自己,就能给学姐一个台阶下,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椴松在这样思考时,听到花这样问,
    
“那你说,你弟弟和我,哪个更重要?”
“椴——”
   
“十分抱歉!是我不好,请原谅我的无礼!”
       
           
弯下腰去的动作截断了空松毫不犹豫就脱口而出的发言。椴松低着头,等待学姐的原谅。因为动作太用力,头都有点晕。视线笼罩在阴影中,他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看着看着眼睛有点发酸,最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花学姐,给我感恩戴德地看着吧。

我这么做绝对不会是对你们的让步,纯粹是想要维护那份还不及兄弟之情的微薄感情。

我希望你能给他带来幸福和快乐,但不代表着你可以得到他的爱。
      
    
        
椴松低下头,让所有人都很震惊。空松脸上的表情从愤怒到怀疑,从怀疑再到低落。花只是心虚地不知道如何做出反应。她对空松说,别闹这么大了,走呀,说好了今天要去约会吧。
   
无言之中,空松被学姐拉走了。
     
        
椴松攥紧拳头,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开了鞋柜。
   
『·那个时候,我失掉了许多与他相处的机会
这是我几年以来,回顾过去时,最令我懊悔的事』·
    
一片议论声中,椴松将鞋子提出来。
     
『·不光是考虑他们的事情,也想一想自己就好了。那些憋在心里的言语,只要说出来,就是心灵间的桥梁吧』
         
多事的人还没有散去,喧嚣声让他心烦。这时他看到鞋柜的深处,有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
          
『◎笑着对他问声好也可以,你知道,空松哥哥是那个特别的人啊』
      
椴松将纸条舒展开,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对不起”。
     
——
       
       
他奔跑了起来。
因为没有来得及穿鞋脚踩在地上有很强烈的触感,但他内心的欲望冲破了痛的界限,让他一直向前。
 
不要停下。

追上去。

就算只能这样。

也要说出来。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眼前的景象不停变换。他从未跑得如此舒畅,甚至想要对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大笑起来。一直以来都想了这么多事情,竟然不知道空松会被自己的情绪所影响。因为曾经是那么亲密的搭档,是彼此心中特别的人。
        
他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他的名字,但没有回头;与田径部的朋友擦肩而过时听到了他的惊呼,他也没有理会,直到来到了体育馆,看到台阶下百步之遥的空松二人,他兴奋到吃了一脸尘土。
         
         
在这个节骨眼上摔倒的椴松来不及抱怨,他大喊着,
     
“空松!!!”
           
他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喊,
    
        
“刚刚你想对我说什么——我离开教室之前,你是想对我说什么——”
        
      
                
因为他们总是在顾及别人的感受,却把自己看得很轻。于是憋屈自己,有一天维持的表层终于被捅出一个口子,那些心绪和思念就会喷涌而出,一瞬间占领整个世界。
      
       
  
想要听到你的声音。
 
想要成为你心里的第一位。
 
想要你只对我露出微笑。
 
想要你澄澈的瞳孔中时常倒映着我的面容。
 
想要共喝一瓶梨汁。
 
想要永远走在一起。
   
     
空松,告诉我吧。

我想倾听你的所有事情。
   
     
   
空松听到熟悉的声音后转身,惊讶的表情僵持在了脸上,心脏快速跳动着。

因为是特别的人,特别到椴松为了他可以向讨厌的人低下头,特别到空松甩开了花的手。
   
         
他迎着风踩着一节一节的台阶,椴松在上面等待着他。
   
笑容和眼泪不知不觉在风中绽开。
啊啊——
    
   
你回到我身边了。
好开心,椴松,我好开心。
   
—TBC—
————————————————

“宇宙第一重要的弟弟。”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