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风过境—番外

   
◎十四岁的空松小骑士设定
◎bgm:当风过境
    
    
     
        
     
风和日丽的一天早上,空松在去训练场的路上遇见了正在神神秘秘练习着什么的椴松。空松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手拍了拍他的肩。吓得椴松一转身,魔法的光辉向空松照射过来,被强光包围刺激他闭上了双眼。
   
“空松,没事吧?”
   
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椴松焦急的脸。
     
“这是什么魔法吗……”
“十分抱歉!本来是想对付小松的,想用这个把小松性格里恶劣的一小部分提取出来消除掉,为防止意外还在练习。”
     
从某方面来讲你的人格才是好恶劣好可怕啊。
        
“没什么,你的咒语没念完吧,我并没有感觉不舒服或者哪里有问题。”
“没事就好。你是要去训练场吗?真刻苦啊。”
“才不是,老子只想着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椴松听到空松的回答,笑容僵在了脸上。
    
“那个,空松啊,别说脏话。”
“嗯?我没有说话啊。”
       
只见面对面疑惑着的两人旁边,赫然站着一个与空松一模一样的少年,面露得意的笑,掐着腰全身散发着一股狂气。
    
“你是谁啊啊啊啊!”
   
       
         
    
        
“什么?两个空松?真厉害啊totti。”
“都说了不要叫我totti。”
       
小松放下手中厚厚的书,左手托着腮,似笑非笑。果然,得知有人想对自己搞花样后,心情还是很不爽的。可是看到两个弟弟站在自己面前,小松不得不露出了困扰的神色。
        
“据你所说,空松恶劣的人格和善良的人格是分别从他的身体里分裂出来了?”
“没错啦,而且我不知道怎么恢复。”
    
小松想了想,对恶劣的空松说:“那,空松你回去呗。”
     
“休想,好不容易才从那个软蛋的身体里逃脱出来,我现在超自在,为什么要回去。”
“软蛋什么的太没礼貌了!”善良的空松因为被骂红着脸反驳他,“幸亏分裂开了,早就不想和你呆在一块了。”
“想打架是吧!”
     
善良的空松躲到了椴松的背后,结果被恶劣的自己吐槽是找妈妈。椴松反手让他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恶劣的空松不服气地爬起来学着善良的空松抱住椴松的手臂,嚷嚷着:“椴松偏心!”
           
“哇感觉好麻烦啊,交给你了椴松,我还有国务在身要去忙了。”小松大步走向女仆姐姐,抓起她的手,两人一溜烟不知跑到哪里玩了。
    
         
这个国家没问题吗?赶紧灭国算了。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练习这个,而那家伙就可以去打架啊。”
        
椴松将善良的空松送到了训练场,将恶劣的空松抓到了钢琴房里,把他按在钢琴旁边,空松死皮赖脸地趴在琴键上抱怨着。
    
啊啊不知道这一点和谁很像。
  
椴松努力让自己用很耐心的语气向他解释:“空松,作为准骑士,你首先要成为一个绅士。这边的你太过浮躁,那边的你有些懦弱,因材施教才是最好的办法。”
     
     
椴松坐在他旁边,将手放在琴键的高音区,告诉他自己先来做个示范。于是随着响亮的音符,椴松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着,乐曲欢快激昂。
     
    
一曲终了,椴松问旁边看呆的空松怎么样。空松的脸上泛着红光,嘴硬地告诉他自己不喜欢这种严肃的乐器。他指指放在窗边的一把木吉他,说:“我想弹那个。”
       
“那个啊,是从北边的一个小国进贡过来的,你想试试的话也可以,但要我说那顶多算个装饰……”
         
话音刚落,空松的手抚上琴弦。
      
        
『看山川易改,烽火不绝,沧海桑田

远方传来了微风低语

当狂风吹过,剥开了驱壳

已枯朽的我,不如化作乌有

人间事抵不过时间

再把千年霜雪,封存风里面

风吹过,剥开了驱壳

已枯朽的我,不如赴汤蹈火』
     
        
     
站在窗边的空松,十四岁的脸庞已经显露出些青年的英气,颀长的身材将影子拉长,嘴里吐露出的歌词一字一句地敲打着椴松的大脑皮层。
      
他的视线被拿着木吉他的空松所占据,内心也被温柔的声音填满。他感受到全身上下泛起淡淡的酥麻感,直逼心脏,令他有些晕乎乎的。在恍惚间看到空松逐渐靠近的脸,手也被紧紧握住。
       
空松的气息越来越近,在这时从窗外翻进屋内的人打断了这个过程。空松被拉离了椴松的身边,定睛一看,善良的空松正苦大仇深地看着他。
      
“不可以!”
     
他大喊着抱住了比他稍高的椴松,泪眼婆娑地说椴松是我一个人的。脾气不好的恶劣的空松露出一个嘲笑从身后搂着了椴松的腰部。他被两人实则一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超
级牙白的空间,超级想逃。
       
“椴松他怎么会看上你那种性格呢,成天惹麻烦,还要帮你善后。”
“你还说呢,不知道你闯祸后谁替你大打出手!”
“无礼!你放开他。”
“才不放手呢!”
      
“那个……”
         
“椴松,”两人湿润的呼吸撒在脖颈和胸口前,被叫到了名字的椴松心里漏了半拍,“我们两个,你要选哪一个?”
     
     
有能力保护你的我,和总是温柔待人的我,你要选哪一个?
      
选我的话,另一个人格就会如你所愿般消失哦。
   
    
       
“为什么要让我选呢?”

诶。

“为什么非要选一个呢?”

因为松野空松想变成一个令椴松喜欢的人。

“我很喜欢空松哦。”

……

“因为你们两个的存在我才会喜欢空松。”

可是我倔强还任性。

“那是优秀的空松的骄傲嘛。”

有时我懦弱只能依靠别人。

“人是群居动物,一个人是无法走下去的。”

即使是这样,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吗?
      
不是作为被监护人,不是作为守护者,不是作为学生,而是作为搭档,作为能够分担你烦恼的,在你心中有独特地位的人。
     
   
   
        
椴松双手拉过两人的手,将两只手重叠。
   
     
“明知道我的答案,还不肯回来吗,空松?”
      
   
       
从两人的手掌处散发出粉色的光芒,将两个身体包裹住,
待到光芒消散,归来的人扑向椴松,椴松拍了拍他的背。
     
光线微微进入了眼中,空松眯起了双眼。
    
似乎做了一个陈旧的梦境。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后话
     
“为什么空松会有那样粗暴的性格分离体呢,稍微有点意外。”
“讨厌?”
“不讨厌。”
“……因为椴松看我就像以前看小孩子的我一样,我也想变得成熟,成为能被椴松用特殊的目光看待的人。”
    
这话说得椴松有点发愣了。什么嘛,难道是怕两人间的距离感吗?
     
作为天使,椴松的生命无穷无尽,不受时间影响的限制,别说是空松,如果他想,他完全能参与空松的子孙,子孙的子孙,他们的子孙们的所有成长过程,但这种心智和身份的落差,一定让空松很不安的吧。
     
    
椴松微微一笑。他的身体在慢慢回缩,渐渐回到和空松一样的高度,和空松变成几乎一样的面庞,然后嘴角弯起来成一个可爱到连变成恶魔都可以被原谅的弧度。
    
“那我今后就和空松一起,从现在开始按照人类的习性成长,你觉得如何?”
       
空松惊喜地摸了摸椴松可爱俏皮的脸,仔细想了想,得寸进尺地补充道:“椴松来到人间时,我已经出生了,在人间待的时间长,所以应该是totti的哥哥吧!”
     
老实巴交的空松竟然还会有提条件的时候。
不过倒也方便他以这身份撒娇耍性子了。
       
“明白啦,空松哥哥♡”
   
   
   
—END—
   
论椴松为什么成为了空松的弟弟。
写着写着就把这一缘由写进去了,可喜可贺。
226快乐,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226哦ww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