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pear

“对了,椴松,你还记得高中时大家一起埋下的时光胶囊吗?”为了提起椴松的兴致,小松在扫墓完毕时这样说了一句。
      
“嗯?”
“我记得,咱们六个人是一人写了一封信放在了里面吧。”
“我我!十四松记得!在学校的实验田旁边!”
“是给十年后的自己的信吧?十年后,就在今天,我们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了,要不要去挖挖看呢?”
      
      
       
面对哥哥们的一唱一和,椴松则是摆摆手说:“那你们去吧。”
“你不想读读空松的信吗?”
“……”
       
     
找到了学校的实验田,老槐树向右六步远的地方就是当年买下时光胶囊的地方。因为埋得不深,一会儿便挖到了那个小铁箱。倒是开关不太好使,废了好大力才将它打开。
  
尽管外面是那个破样,里面却是完好如初,被塑料袋套住的六只信封,静静地躺在箱子里。
浅蓝色信封装着的,就是十年前的、空松的信。
      
       
        
       
pear——03
◎设定来自高野苺老师的漫画作品《orange》
◎高中时期的捏造
  
  
  
   
   
黝黑的皮肤,不协调的五官,仿佛已经发福的身材,椴松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面前的人的丑陋。此刻信上那位神秘的学姐正站在空松的面前,威风凛凛地指着他说:“既然喝了我的水,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你如果拒绝我就去死!”
   
善良的空松哥哥并没有拒绝她,而是告诉她能不能让自己有个考虑的时间。
   
    
    
   
椴松跟踪空松的第三天,终于见到了传说中递水的一幕。他在心里替空松拒绝了无数次,直到学姐跑走后,他再也不用再看见那张无法形容的盛世美颜。
   
空松刚离开,椴松就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寻着声音的源头望去,教学楼上,其他四个兄弟正挤在同一个窗口向他挥手。
     
“你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椴松不解地问。
“刚刚那个大姐是在告白吧,你听到空松怎么回答了吗?”
“……他说过几天再答复她。”
“灾难片吗?”
    
四个人在窗口笑成一团。
   
    
    
     
『6月26日
·空松哥哥和学姐交往了』
    
一想到这个内心就十分烦躁,连书上的题目也看不下去了。空松也满怀着心事,一直吞吞吐吐的,好像要跟椴松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不要躲着空松哥哥,回答他的问题,寻找内心的答案吧』
  
   
看这样子,如果能阻止那个人成为空松的女朋友,只有按信上说的做。
  
可是我为什么要躲着他?
    
想到这里椴松感到莫名的心慌,他害怕等不到空松和他的对话。空松本就是犹豫不决的性格,总是想在不伤害任何一方的前提下把事情解决,吃亏的还是自己。如果空松不来找他商量的话,自己憋在心里,也一定会答应那人的。
     
空松大概是在放学后去找学姐,所以必须提前把事情办好。椴松缓缓伸出手想拍拍前方坐着的空松,但与此同时,空松自己转回头来了。
     
    
“怎么了?”反应快的椴松瞬时间将手收了回来,为掩饰尴尬先发制人地问了。
“椴松,演艺部的学姐向我告白了,你觉得我该答应她吗?”
  
意外的直球。椴松被他的问题吓了一跳。
   
“啊,那个人啊,那天和你一起搬东西来着?超级丑啊。”
“虽然她不漂亮,但是学姐很温柔也很脆弱,像flower一样,没有水的滋润就会死的。”
   
你那里看出她温柔脆弱来了?
   
“如果我说‘不,的话,空松哥哥会拒绝她吗?”
“大概会吧。”
   
    
    
不好说。
   
再说这种事为什么要让我来,就算是空松哥哥和那个丑八怪在一起了,也不关我的事,哥哥们也没有表示强烈反对,难道是要空松自己决定吗?
  
信上说“寻找心中的答案”指的是什么?
   
难道说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反对了空松哥哥,空松哥哥觉得得不到祝福很伤心,学姐趁虚而入才在一起了?
   
    
椴松越想越可怕,他开始抱怨未来的自己为什么要故弄玄虚,说白一点不好吗?
     
要和不要哪一个才是正确答案。
      
这个地方选错的话,不会有读档的机会。
       
   
看着空松稍稍有些低落的脸,椴松的答案脱口而出了。
  
  
“不可以。”
     
相信信里说的,按照心意来。
椴松看到空松露出一个苦笑:“想这么久才回答?”
  
不对劲啊。
     
“不是不是,我是在想,如果你们互相喜欢,我仅是一个不可以的答案就否定你们,也不太妥当……”
  。
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的空松说着“我明白了”,转过了身。
你明白什么了?
明明一点也不是这么想的,明明一眼就看出了丑八怪的虚伪,椴松还是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同意。那时空松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学姐,难道那就是对喜欢的人才会露出的表情吗?
     
     
仿佛世界上除了她再没有别人。
     
注视着爱人的目光。
    
    
如果是自己亲口毁掉了空松的幸福,所有人都不会原谅他的。
   
  
   
     
   
空松和学姐在一起的事情再次成了真。
    
那天空松很晚才回到家,拉开门便亢奋地大喊:“我和花学姐交往了!”
    
随后他看到,桌子上只留着自己的餐具和饭菜,桌子旁守着它们的,是唯一一个在等着空松回家的椴松。空松想到了下午他对他说“不可以”,略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椴松的脸上由面无表情到面露微笑,他站起来向门的方向走去,嘴上说:“太好了呢,恭喜你啊空松哥哥。”
  
关上门前,他听到空松小声说了一句,
     
谢谢。
  
  
   
   
  
如果空松哥哥和学姐交往了又能怎么样呢?
   
   
大概是每天都不会及时回家和兄弟们一起吃晚饭,下雨天里共撑一把伞时被胖胖的学姐挤出伞外,平时也没法聚在一起,到图书馆里总是帮学姐抽出她够不到的书。节假日也会很忙,过着现充一样的生活,两个人走在街上手里也握着同样的奶茶。
   
真幸福啊,这样的生活。真替你高兴,空松。
  
   
那么我这个“搭档”,大概也该退场了吧。
     
真替你高兴,可为什么心里那么难受呢。
   
  
椴松突然觉得脸上很痒,他去抓挠,却看到手上有一道水痕。
   
  
    
   
  
第二天早上,空松被关门的声音吵醒,发现睡在左手边总是赖床的椴松不见了。他在迷迷糊糊中走下楼,看到妈妈正在准备五人份的便当。
   
“mother,椴松呢?”
“去学校了,好像要做值日。”
  
  
二十分钟后空松也来到学校,看到水池边正在洗板擦的椴松,向他打招呼。椴松看了他一眼,刚想回话,突然掉头就跑。空松要追上去时,胳膊被人拽住。他回头,发现是面带微笑的学姐。
   
  
“早啊空松。”
   
他看了看椴松跑走的方向,又看了看被挽住的手臂,于是也笑着回应了。
   
   
   
“早上好,花。”
   
  
—TBC—
————————————————————————————————————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像你们那么温柔的人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