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pear

      
“椴松……”
     
听见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椴松转过了头。哥哥们已经到了,拿着各色鲜花。小松哥哥的妻子在一旁抱着新生的小宝宝站在一旁,大家都忧心忡忡地看着椴松,惹得他很不好意思。
    
“怎么,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椴松……”
“我没事哦,也没在伤心。”
     
“骗人的吧,又骗我们了。”一松就算是已为人夫也还是一如既往地皱着眉头,“别再天天惦念已死的人,你也有自己的生活啊。”
     
手指抚摸着蓝玫瑰花湿润的花瓣,椴松依然跪在墓前。他没有办法忘记那天极度悲伤的空松,更无法原谅无能为力的自己。椴松知道兄弟们理解他的心情。
   
又做出了一个装模作样的笑。
  
   
  
pear——02
◎设定来自高野苺老师的漫画作品《orange》
◎高中时期的捏造
  
   
   
『6月17日
·午饭时去和空松哥哥一起买了大家的饮料』
  
“啊……真伤脑筋。”
  
贩卖机前,椴松蹲下挑选着,空松凑近不太干净的玻璃想看清某个饮料的牌子。两个人一上一下,完全占据了一整个自动贩卖机。如果有人从这旁边经过,也大概会指着他们打趣说“看啊,是松野家的,那几个人果然喜欢做一些格格不入的事”吧。
   
“椴松选好买什么了吗?”
椴松抬头看了看上方的空松,回答:“没有呢。”
  
“那我就要这个。”决定下来的空松刷了卡后按下了按钮,易拉罐立刻从椴松旁边的出物口摔了下来。椴松将它拿出,上面有着“pear juice”的字样。
     
      
椴松突然站起来,吓得空松重心不稳,手支撑在了玻璃窗口上,两人几乎是紧贴地面对面站着。空松意识到这近在咫尺的距离时羞红了脸。而椴松则是丝毫没有觉察到似的,恶作剧般把饮料放在了空松的头上。
   
“空松哥哥经常喝这个吧,不换换口味吗?”
“我对它的爱坚贞不渝!”
“把舞台剧的台词说出来了呢,哈哈好痛啊。”椴松笑了。他也不再犹豫,和空松选择了同样的梨汁。
  
椴松废了挺大的劲也没有将拉环拉开。担心弟弟的会被划伤的空松连忙从他手中拿走了那罐梨汁,手指有技巧地一勾,“啪”的一下把它打开了。
  
 
清凉的梨汁滑过消化道,椴松连叫过瘾。
    
“甜甜的真好喝呢。”
“是啊!”
   
有了和椴松共同喜欢的事物,空松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对了空松哥哥,你没有加入社团吗?”
“和椴松一样是归宅部。”
“诶……空松哥哥不是对演戏很感兴趣吗,为什么不加入演艺部呢?”
的确,自从空松帮朋友客串了一场歌剧后,说话时都不知不觉会加入英文。本应该对演戏很感兴趣的空松想了想却摇摇头,说:“还是算了吧。”
   
『◎空松哥哥其实十分热爱演戏,请引导他加入演艺部吧』
   
椴松停下了脚步。空松貌似在想些什么还在继续向前走着,没有发现我和他的距离在慢慢拉大。椴松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空松会在这件事上和他撒谎呢?明明没有这个必要,觉得有趣加入就好了。就算是有什么烦恼的地方……
  
“我们可是搭档啊,有烦恼的话为什么不跟我说说呢?”
    
空松觉察到自己一人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椴松站在后方几米处,愣愣地盯着他。他连忙一边道歉一边折回走向椴松:“抱歉椴松,我刚刚在想事情没注意。”
  
   
椴松手中的梨汁掉了,还剩下一半液体的易拉罐砸在地上发出“砰”的声响,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总是这样,什么也不对别人说……”椴松擦擦额头的汗珠,用责怪的语气喊出声来,“自己担着很帅气吗?我最讨厌这样的空松了!”
      
他转身时不小心踩到掉落的易拉罐,浅黄色的梨汁溅出来弄脏了他白色的鞋袜。他没有理会空松的阻拦,快速跑开了。
    
空松手中提着给四个兄弟买的饮料,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听到椴松叫他“空松”。
     
比起一个好哥哥,椴松更想要的是一个得力的搭档吗?
  
    
     
     
椴松跟哥哥们说了空松的喜好和不愿加入演艺部的事,并请求哥哥们开导他让他去干自己喜欢的事。四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的强。结果真的,在第二天的傍晚,六个人一起回家时,空松对大家说已经决定加入演艺部了。
      
“很厉害啊。”
“空松很有天赋呢。”
      
被大家这么夸奖了。
空松不好意思地接受大家的鼓励和赞美,同时用余光瞥了瞥走在他右边的椴松的表情。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般,很开心很有成就感的表情。
      
     
看到椴松发自内心的高兴的样子,空松也笑起来了。
     
         
    
小松突然插进空松和椴松之间,有些粗暴地揽住了椴松向他眨眨眼睛。
     
“你空松哥哥对你真好啊,老幺。”
      
椴松和空松对视了一下,红着脸装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应该的!”
      
     
     
       
那些可怜的信纸真的惨不忍睹,就算用胶带在反面贴住了,也还是能看到痕迹。在信上,椴松发现发生过的事前全部加上了“·”,而告诉自己要做的事前都加上了“◎”。
     
这下子已经有一个“◎”被画了勾,代表已经完成的事。这么说就像每日任务一样。
      
椴松没有急着向后翻,他也不知道空松最终为什么会走上那条路,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让空松重蹈覆辙了。
      
作为搭档和弟弟的椴松会把空松留下来的,即使在十年后也一样。
      
他向下看了接下来的事。
       
『6月19日
·老好人空松哥哥又被朋友叫去给演艺部帮忙了
·看到空松哥哥收下了了演艺部一位超级丑陋的学姐送他的凉茶
      
6月26日
·空松哥哥和学姐交往了』
      
        
诶?
         
—TBC—
 
原作的翔是自愿加入了足球部,这里改动了一下,空松不想加入演艺部是另有原因。
先把这个当做伏笔期待一下吧。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