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予你以歌

“偶然间,我在清理手机时发现了曾经设置了密码的便签。我输入密码,歪打正着地成功打开了。倒映在眼里的,是曾经精心挑选的一首一首歌曲。

“那是很久前的事了。发生在国中的时候。

“在没有人的部室里,我坐在话筒前,嘴上说着,请用心欣赏吧。这是某个爱慕你的人,送给你的歌。”





 

事情的缘由是,椴子很不幸地,听到了闺蜜们的对话。有些时候女生们也真是讨厌啊,总八卦,喜欢说些没用的闲话。


“今早看到松野同学迟到在教室门外站着,超逊。”
“啊?哪棵松?”
“是松野小松吗?”
“不是,表情和动作超浮夸的,是松野空松吧。”
“椴子,你的哥哥们还真够呛啊。”
椴子抬起头,意识到大家都在看着我。诶诶,这样当着妹妹的面说着哥哥的不好,你们也是很够呛啊。不过她还是笑着回了她们的话。

“嗯,我的二哥是挺不像话的……”
“怪不得椴子跟你的哥哥们这么疏远,是怕被传染吧哈哈哈。”
“就是,我们椴子才不会理那种臭臭的男生呢。”
“要是你的二哥他也像你一样正常的话会天下太平呢。”
“完全不受欢迎还装出受欢迎的样子。”



停。
椴子鼓起腮帮,她生气了。

当时是很生气很生气,差点对朋友们吼出声。可能是受不了和她长着同样的脸的人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料,她掩饰住情绪,笑着对她们撒了谎。
椴子说道:“其实空松哥哥他,也有被关注哦。”
她们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诶,不可能吧。”

“对方是个挺可爱的人呢。”
“开玩笑吧?”
椴子想了想,回答:“明天你们就知道这是不是玩笑了。”



当坐在话筒前,椴子后悔起来。是的,那时她想了个法子,可以向别人证明松野空松很受欢迎的法子。作为文宣部的副部长,椴子会每天都会在放学后进行校园广播。在那个时候,点一首歌给空松哥哥,说是一个暗恋他却不敢告诉他的女孩子为他点的歌。这样就再也没有人会对空松哥哥有偏见了。

啊真是的,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这种麻烦啊!而且还是空松哥哥,超难为情!是啊,对喜欢的空松哥哥在全校面前表白,超难为情!

光是这样想想,她就双颊滚烫,胸腔发紧,在内心里直叫“不好不好”。




双手颤抖着,确认没问题后拿起了稿子。
“校园广播开始播音,我是广播员高一六班的松野椴子。”不好不好,声音也在发抖啊,“首先放送一位匿名者点的歌。”

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她悬着一颗心,用很轻很轻的听不出声调的声音说,“这首歌献给高一二班的松野空松同学。”


这时候空松好像还没有结束社团活动,广播时即使在部室肯定也能听到。他的社团,演艺部那边一定会炸锅吧。男生们搂住他的肩打笑着说“你小子挺厉害的嘛”,女生们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哎呀空松君这不是挺受欢迎的吗,仔细想想他安静时还是蛮帅的”。说不定他在学校里因有女生当着全校的面点情歌走红,大受待见,从此过上了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生赢家之路。

总之能改变女生们对他的印象就好。
为了哥哥,椴子决定豁出去了。
“请大家欣赏。”




 
突然在广播里亲妹妹的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本来在社团里存在感低下的空松一下子成为了焦点人物。平时关系好的几个朋友跑来打趣他,女生们也在无意中多看了他几眼。

为什么会有人会给自己点歌?疑惑升起的同时心怦怦乱跳——会是什么人?自己认识吗?是熟人吗?在什么地方遇见过吗?

是喜欢自己的人吗?

歌已经开始放了,是一个温柔的女声。空松觉得好像从哪里听过这首歌的调调,十分耳熟。他提前告别了社团里热闹的大家,走在只有歌声响彻的走廊上,享受着别人为自己点的歌。

歌声在空旷的校园里回荡,广播室里的椴子和走廊上的空松一起跟着小声哼起了调子。



“久等了空松哥哥。”结束了广播的椴子来到校门口,与在这里等待的空松会合。

“恭候多时了,sister。”空松耍帅一般地摆了个造型,见椴子没有理他就恢复了正经的样子,问,“对了,那个……给我点歌的女孩,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或者什么信息吗?”

椴子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没有。”
“是哪个年级的呢?”
“跟我们同一级。”
“可爱不可爱?”
“当然可爱啦。”椴子笑着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发型。

“有椴子可爱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着实让椴子噎了一下。要编造一个人的存在还真不容易。
“和我一样可爱吧。”大实话。
空松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笑着接过了椴子的书包。他把单子从车位推出来,拍了拍后座示意她坐上来。



“我想,椴子一定是在撒谎吧。”
“啊?”慌乱地瞪了他一眼。难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因为椴子是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女孩啦!”



啊啊……


黄昏时回家的路明明这么长,坐在空松哥哥单车后座上,拉着外套的衣角,头靠在哥哥宽阔后背上的椴子,却觉得这段时光是那么短暂。


匆匆略过的,街道,红绿灯,十字路口,车辆,围墙,电线杆,树木,天空,清风,夕阳。


空松哥哥和椴子。

只属于椴子一人的单车后座。



今天的“我喜欢你”也在心里说出来了。




在椴子为空松连续点了几天歌后。空松成为了全校人眼中的话题人物。不关是放学后留下听为空松点的歌的人多了,甚至有女生专门到班级的门口来看看大家口中的空松。

接着空松的优点被渐渐传开。不仅成绩优异而且相貌端正,有点小痛但也是作为演艺部部员演技好的证明。总之是个品学兼优、心地善良的五好青年。
椴子在达成目的的欣喜之余,突然有了危机感。本来自己一个人的哥哥现在却被很多女孩关注着,心里有点不爽。


然后那件事发生后。椴子的点歌行动突然终止了。


那是一个周二的早上,临出家门前,空松塞给椴子一个纸条,说是拜托椴子交给给他点歌的女生。椴子点点头,和空松分手后立刻掏出纸条快速查看。



『神秘的你
  非常感谢你点给我的歌,我十分感动。
  周五放学有空的话,来天台和我见面吧。
  如果没有时间,请告诉做广播的女孩,她是我的妹妹。
                                                         期待见到你的松野空松』



椴子在心里大叫要完。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只要告诉哥哥那个女孩子一直没空就好了。空松一向傻白甜,应该不会觉察到什么,然后随时间流逝,他就能忘记点歌的事了。
按计划,她在下午为空松点了以后一首歌。



放学之后椴子逃了文宣部的总结会,特地来到演艺部等待空松完成社团活动。
  
果不其然,空松一见到她就问女孩是否答复了。椴子见到他期待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想了想没有其他办法,就摇了摇头。

“她拒绝了,说不会见你的。”椴子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空松表情的变化,“她说因为曾经你帮过她的忙,点歌只是想感激你。”
“……”
“她还说以后不会再为你点歌了。”


回家的路上空松缄默无言。椴子坐在单车后座上,僵硬地搂着他的腰。她很担心空松看破了她笨拙的谎言,毕竟哪会有人因为别人帮了他就天天点歌给人家听呢。

可在家门口,空松再次请求她:“那个,椴子啊,如果你还能见到她,能不能告诉她我会在哪里等她的,我会等到她来见我为止。”

“什么?你何必呢空松哥哥!”

“她不会拒绝我的。”空松揉了揉椴子蓬松柔顺的头发,笑着说,“会给别人坚持点出那么温柔的歌来,她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说着这样的话的空松,不禁让椴子看呆了。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那就……

“空松哥哥,其实——”
空松不合时宜地打断了她的话:“来,进屋吧。”




周五的下午很快就来临。

 
椴子早已决定不去见空松,此时坐在空无一人的部室里,还是担心着哥哥会做出漫画里才会有的傻事。忧心忡忡的她抓起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得知空松并没有回家。


椴子将身体蜷作一团抱坐在电脑椅上,不安地找出空松的号码,想想不妥又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
夕阳下落时,天空是橙红色的。太阳在地平线悄悄低下头,云彩上的光线也越来越弱。学校大概已经关了门,初秋时节的黄昏,未落光的叶子照进室内的影子有一丝诡异,椴子一个女孩子家又冷又害怕。


这时演播室的门被人推开了,吓了椴子一跳。她回头,看到来人是空松。

“怎么,空松哥哥等不到那人所以放弃了吗?”

“不是,因为小猫一直不敢现身,所以我亲自来找她了。”
“诶?”


空松走到她身前,为她披上自己的外套。拉起她的手,握在掌心里。同时将她的视线固定在了自己的眼中。




“我一直都很喜欢椴子。抛开兄妹的身份,是想要椴子成为我生命中的另一半的那种喜欢。”

“椴子有在一直为我点歌吧,一开始就知道了。我真的很开心。”

“你不说我也不能确认啊,所以能否问一下,椴子的回答呢?”



他的一切都向她涌来,他再次成为了她的全世界。
   
椴子看到空松的瞳孔中倒映着她惊愕的脸。那里一片迷雾,却又是洋溢着海水的梦境。
 
空松大大的手握着她小小的手,两个人的心脏的跳动都比平时快很多。房间内是震耳欲聋的寂静。



她终于笑了。
“真是的,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Hey,my sister,难道是来欣赏我超级perfect个人演唱会吗?”

刚来到屋顶的椴子,眼睛立刻被空松的墨镜反射的光芒和亮片裤的迷之光辉闪到,受到一万点伤害。
“痛痛痛痛痛。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搞什么啊,小宝宝吗?kara baby?”

“nonono~我是在向世界宣布我对你的爱啊,sister。”

“什么啊?”

抱着吉他的空松冲着椴子打了个响指,一并抛了个媚眼,说:“我为my dear你写了新歌哦。”


手指胡乱拨动琴弦的空松清了清嗓子,椴子决定赶紧把他作曲的思绪打断。她从背后抱住空松,趁他懵逼的时候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空松哥哥,我也喜欢你。”


终于能好好地说出来了呢。



—END—


材木日快乐啊大家!!!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