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风过境—03

◎架空世界
◎材木,速度


“什么信件?我没有收到哦。”

平息了事件之后,小松和轻松来到了会事厅里。他叹了口气,完全不能理解今晚的事情。空松为两人倒上茶水,自己坐在了小松旁边。

轻松的脸上也是怀疑的表情,他说黄之国的国王亲笔写了求和书,不久收到回信,信中拒绝了黄之国的要求,还大肆夸耀自己国家的军队,用很不得体的词语贬低黄之国,态度极其恶劣。

“我没有收到过求和书,更没有写过贬低你们的信。你也知道我们这次险胜,怎么可能把脸伸过去让你们打。”

“陛下的一面之词,我可不敢相信啊。”他轻笑道。
小松露出为难的表情,向轻松那边靠靠,说:“别这么严肃嘛。”空松听到两人这样的对话,疑惑地问他们从前莫非就早已相识。

“何止是相识——”“简直就是孽缘。”“孽缘,也是啊哈哈哈。”

小松突然搞出的氛围让对话无法再进行了,空松莫名其妙地为两人再次倾上茶水,听着他们闲谈了几句,突然想到椴松,就先行告退。门关上的一瞬间,小松站起来,自顾自地坐在了轻松旁边。他向后一倒,便与轻松肩靠着肩,于是小声地在他耳边问:“你觉得如何?”

温热的气息弄得轻松痒痒的,他扭过脸去地回答他:“什么我觉得如何?间谍是一定有的吧,想想我们两国关系僵化,谁渔翁得利?”

小松干笑几声,装生气的样子问:“那为什么刚刚要做那种事,不怕被一刀砍了?”

“开个玩笑而已。”
“可是刀都架到脖子上来了啊。”小松在自己脖子前比划了一下,眼里满是笑意。轻松喝掉最后一口茶水,盯着杯底几片茶叶,故意不看着他的眼睛,小声说:“我会在红之国待一个月左右吧……等赏樱节过后再离开。”

“这样啊,轻松你还是第一次到红之国来吧?那这一个月可要好好玩一下,这里是老子的地盘——”

“喂,太失礼了,国王。”

作为以严肃出名的黄之国外交官,轻松还是忍不住发笑了。逆着阳光站在他面前的人,红之国的第一把手,那迷人的身姿固然比几年前更加挺拔。他的笑容也如巨大的光源,照得他心里,微微发热。



他们彼此看着彼此。
此时无声胜有声。


因为直到舞会最后椴松也没有出现,空松疑惑又失落。他第二天特意起了个大早,跑遍了整个皇宫,终于在第二厨房里找到了椴松,他和正在做点心的女仆们开心地聊着什么,看到空松进来,没有停下与她们的谈话。

“Hi,my bro.”
“我知道我知道,果然还是加上几瓣草莓比较好吧。”

“……totti?”
“巧克力也不错哦。”

无视他的存在吗,空松想,这是椴松生气时经常发生的状况,自己难道在哪里惹到他了?他轻声叫了几遍椴松后没有人理,于是默默地站到了一边。

女仆们显然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也知道椴松又在对空松发小脾气了。她们捂着嘴笑起来,告诉椴松时候不早了要去准备材料了。椴松的脸一沉,瞥到空松困惑的脸,马上对她们说自己也要去。

“因为今天小松不用上早朝的。”椴松想要赶快离开般,急切地说。

“可totti你一个人不行的啦,我们是要去城堡外采购。”
“不过有人陪这的话就好了。哎呀,空松殿下,你能带着totti出门一趟帮我们采购吗?”
“来,这是清单,所有要买的食材和商家的地点都在上面,拜托你们了啦。”

抗议,这明显是抓住他不想随随便便用魔法的软肋了啊!为什么是我们两个啊我是想和你们一起!毕竟是女性的请求,椴松思考着如何推脱。可空松眼疾手快地接来了清单,并揽着椴松的肩向外走。

“怎么啦,my dearing?totti?”空松边走边问。
“……”

“不要再生气了,椴松,虽然不知道你生气的原因,”空松牵起他的小手,“我错了,保证再也不会犯了。”

本来就已经不生气的椴松忍不住笑了。嘟着嘴把手从他的掌心中抽出来,闷闷地说:“昨天的时候,灯突然灭掉。明明我就在你旁边……”

他偷偷看了一眼空松,继续说:“你却去找小松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鼻头发酸,骑士保护国王是理所当然,自己这么说,岂不是太不懂事了吗?可没想到的是,被空松这么回答了:“诶?椴松竟然是在为这件事生气吗?我当时是想着totti能够自己保护自己才去找小松的哦。”

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也没错啦……但是……

我只是想依靠你而已。

他当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大概是没有生气的理由,虽然眼前空松游刃有余丝毫不知悔改的脸,怎么也没法对他生气。

椴松总在观察空松,他和小时候的性格变得完全不同了。孩童时期的空松明明和小松一样是个捣蛋鬼,生气的时候会发脾气,不开心就大哭,可随着年龄增长,他学会了不论何时都能微笑,即使想发怒也仅仅皱下眉头而已。他学会了很多事情,也在其中迷失了,就连旁边的人也看不清了。


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空松和小松,是他仅有的珍宝。但心怀天下的两个人,也会认为他是特别的吗?



他们来到马房。空松提出与椴松同乘一匹马的邀请,被椴松拒绝。他沉默着牵出自己的小马向宫门方向走去。空松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想安慰却怕又说错话。



城南的集市离皇宫不算远。空松已经来到了集市中心才想起要看手中的单子,他展开那张因为被他握在手里而皱皱巴巴的纸,

“首先是,‘请去丽娅花店买一束玫瑰’。”
“哈?买玫瑰是要做什么?”

空松想了一会儿,回答他:“大概是装饰餐桌之类的。”

于是椴松在外面守着两人的马。不一会儿空松就出来了,手里握着一大束玫瑰。穿着皮制披风的空松,加上簇拥在一起的闪亮的玫瑰,椴松只觉得这对视觉的冲击力很大。

就像——

一帧画面闪过,椴松的思绪被空松的话打断。

“店长人超级善良没有要我的钱。”

椴松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因为是皇家御用,我们每年不收他们税的啊。那么下一条是什么?”

“嗯,让我看看……‘请光临旁边的面包房吃一顿早餐’?这是什么?不是要采购吗?”

椴松忍不住探探身子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单子,结果上面是这样的内容:


〖亲爱的骑士大人和小天使
今天有一些非做不可的事情想拜托您们完成
1.请去丽娅花店买一束玫瑰。
2.请光临旁边的面包房吃一顿早餐。
3.请开心地去做想做的事。
4.晚宴有贵宾来参加,请务必在黄昏之前回来。〗


“这都是什么啊!?”
“哼,任务啊……那就让我们一起挑战吧!”
“诶!——”



———TBC———

总是在想要写什么,然后决定下章让椴松搞事情
可能电子会拌拌嘴吧
大概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