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风过境—02

◎架空世界
◎主材木,速度有

“真伤脑筋啊,这次战争的伤亡真不少。”小松郁闷地解开领子上的第二枚纽扣,疲惫地靠在柔软的靠背上,“国库并不充盈,战争期间军饷开支特别大。还有车马,粮食……”

坐在一旁的椴松问:“有什么对策吗?”

“我在想要不要提一下赋税呢,但这样岂不是加重了百姓们的负担吗。”小松歪着头浏览大臣交上的报表。
椴松噗嗤一下笑了。小松嫌弃地“啧”了一声,问他笑什么。

“我是在高兴呢。小松你,会为人民着想了,终于有个国王的样子了。你刚当上国王那会儿还是个小鬼,国家有了问题你的态度是自己过得舒坦就好,没钱就去百姓那里掏,所有事务都是臣子和我帮你解决的。这么多年过去,有进步,给你一个大大的花丸吧。”

小松把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半晌,他抬起头,一脸坏笑地回击:“你也是啊,椴松,来到人间二十多年了吧,扮演小孩和女人好不好玩?”

坐在沙发上修指甲的椴松抬头对他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变成女孩子的样子完全拜小松所赐。晚上的庆功舞会,因为小松没有王妃,一个人又闲得无聊,只好来拜托椴松。

“如果不是你女人缘不好还用得着找我当舞伴?”
“我只是少个离开王座去外面走走的理由而已。”

小松站起来,伸了个舒服的懒腰。他走到椴松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本就明媚的双眸,如描似削的身段,肤如凝脂,手如柔荑。一袭长裙,青丝简绾,柔而不腻,娇而不媚。少有珠宝在身加以点缀,活脱脱一古典美人。
啧啧。

“我说啊,明明能做到,为什么不把身材变得有料一点。你这样,要胸没胸——”小松揽着他的腰,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比划了一下。这一比划不要紧,在这时,大门被推开了。

洗漱完毕换好衣装的空松走了进来,看到坐在一起的两个人,下意识扶了扶别在腰间的佩剑。小松感受到屋内来自自家弟弟的压抑感要突破极限,尴尬地扯了一下嘴角,手放回自己该放的地方。

沉默之中,椴松开口了:“……下次进门记得提前通报哦,你们虽然是兄弟,可也是君臣。”
“明白了。”空松点点头,“大哥,收拾好了的话就赶紧去礼堂吧,大家都等着你的大驾呢。”

“哦、哦。”怎么回事啊这两个人,思维方式与常人的不同?小松深吸一口气陷入了沉思。
“那么出发吧。”空松拉开门,微微弯下腰,手握着剑柄。

小松走出去,门外的仆人为他戴上王冠,递上权杖,披上长袍。空松和椴松跟在他的身后。大队伍来到城堡的大厅,王公贵族已经恭候多时,见到国王纷纷行礼。厅外的广场上,人们东看看西看看,毕竟城堡开放日难能可贵。

整个城堡灯火通明,像王都中心的巨大的发光体。喷泉喷出错落有致的水柱,让水池里荡漾着波光粼粼的水纹。有乐队在试奏,见到国王的那一刻所有声音立刻停止。
客套的欢迎辞令之后,文书宣读了奖赏名单。掌声过后,乐师们奏响欢快的乐章,为舞会拉开帷幕。

年轻的国王站起来,邀请身旁的椴松跳了第一支舞。与熟悉的人跳舞安心又自然,两人受到了大家的称赞。不知情者议论着那位能与王共舞的少女,有人说可能是将来的王妃,也有人说是先皇后的远方亲信。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再变得夸张一点了吧。”
“嗯?”
“真是的,”椴松向他解释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在好事者的嘴中略显轻浮。不仅可能被打听出身份,还会糟蹋你的名誉。不能太普通,否则配不上你国王的身份。”

小松的眼睛草草略过每一个看着他们的人。
“你每天都要想这么多,不累吗。”

椴松随着曲终站定了脚跟,双手提起裙摆向对方行礼。
“我不奉陪了。在臣子间注意举止,别忘了在最后一支舞前派人到外面通知我。”
“了解!”

椴松看了看不远处默默站着的,明明是主角却不能丢下自己职责的空松,撇了一下嘴角。

“空松殿下。”
有着傲人容颜的女子在骑士面前站定,向他做出一个甜甜的笑。空松地看着椴松,反应过来后向他行了个礼并回给对方得体的微笑。

“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my cute lady。”

他提起裙摆微微欠身,说自己作为王室的亲信,见他一个人在这儿想邀他跳支舞。

“诶?可我有保护国王的任务在身,恐怕……”他委婉地推辞。

椴松好像早有对策,胸有成竹地说:“国王正在和大臣谈事,身边也有近卫军。您本就是国王的兄弟,在舞会上作为主人也是一定要跳舞的。并且呢,拒绝女性的邀请可绝不是什么gentleman哦。”
“可是我挂着佩剑没办法跳舞。”空松摇摇头,“抱歉了,my dear。”

骑士的心思不在晚会上。他叹了口气,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本来想着忙里偷闲的国王正被几个大臣围着,几个人好像在讨论着什么。小松一副为难的表情,并不停地摇头。几分钟后,几个围在一起的人都陷入了沉思。

“治理国家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如果我也能为王兄分担一些就好了。”
“殿下莫非有意参政?”他眨眨如月光般明亮的双眸。
“不不,我的意思是——”

就在这时,宫殿大厅内的吊灯突然熄灭,室内环境变得一片昏黑。人群中出现了叫喊声,场面顿时混乱不堪,来客纷纷向外涌出。
突如其来的黑幕让本来就令怕黑的椴松有点慌张,他在第一时间寻找空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摸索着令他具有安全感的臂膀。他也的确触碰到了空松,但只是右手的小指蹭到了空松的衣角。空气流动着,空松大声叫喊着小松的名字冲向了混乱的人群。

啊……

椴松张了张嘴,尴尬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然后紧紧地和左手握在一起。又剩自己一个人了,他这么想着,一不留神在混乱中被人挤到了一边,又被几个大块头士兵撞到在地上。因为着急和脚踩高跟鞋的缘故,他在尝试了几次站起却发现是在做无用功后忍无可忍,委屈地大声叫喊着近卫队队长的名字。

“你们去哪了!给我保护国王!”
“给我检查电路啊你们这群懒鬼!”
“蜡烛呢?外面的灯拿进来啊!”

“啊,小姐!”有个举着有微弱光芒的蜡烛的女仆发现了他,将他扶起,“您没事吧?我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隐隐约约看到了空松殿下,外面应该是有人进来了,?知道是不是刺客。”
“士兵呢!将士们呢!”
“他们今晚大多都没有佩剑,您别急,先去别的地方躲躲……”

仆人端着蜡烛和油灯的进到大厅里寻找着国王,聚集在一起,椴松看到了他们。刀光剑影,千钧一发之间,眼看着一个偷袭,刀子已经攀上了小松的脖颈。在黑暗中他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

诶。
【——?】

灯光亮了起来。电力恢复运行。
刺客游刃有余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子,被骑士用剑拦住,士兵冲了上来,限制住他的行动。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包括空松,他将国王交给士兵们后寻找着椴松,看到了躲在女仆身后的他,放心地将剑插回了剑鞘。

外面的人熙熙攘攘想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有士兵在维持秩序,但场面依然混乱。希望没有人受伤,女仆对椴松说道。

被士兵挡住视线的小松歪了歪头,看着被控制住的刺客,恍然大悟般,指着那人大喊:“我见过你,黄之国的——”

“我是黄之国的外交使者松野轻松,国王殿下。”身穿修身正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就是个认真派的他没有一点冒犯之意,用着平平淡淡又不失礼貌的语调,与刚刚的刺客判若两人。

“今日前来,替本国国王送上希望休战的礼物。短刀一把,由黄之国最好的铁匠打制而成。”
“休战?”空松挑挑眉。

小松表情复杂地回头看看被插在柱子上的那价值连城且细致精明的短刀。入木三分。

轻松还是一脸友善的微笑。

“没错,我方请求休战。”

——TBC——

第一时间没有保护totti,kara你快去跪搓衣板请罪吧
一直在构思choro有个令大哥措手不及的登场
诶嘿☆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