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风过境——05

“我此次前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轻松合住了手中厚厚的书,“其实黄之国国内有大事变,需要借助红之国的力量。”

不管是红之国还是黄之国,每一个国家的教堂都是由大陆上的教会直接管理的,不受政治的影响,是致力于和平与保护的组织。

“嗯?教堂?怎么了吗?他们会搞事情?”
“很遗憾,黄之国最近几月出现了许多起杀人事件,被害者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成年男性。”
“……”小松挑挑眉。
“重点是,通过追查,此事与红之国有关。”
   
 
◎架空世界
◎宗教松恶魔松元素有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空松骑士在没事时很少留在皇宫,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他似乎很享受在城里街道上散步的感觉,或亦是起码来到野外的溪边,一边抱着木琴一边唱着自己创作的歌曲。小溪的对岸是一个富农村庄,红之国最大的教堂就在那里,于是空松会每周到这里做虔诚的祷告。
    
“呀,空松哥哥!”
     
“唷!是my dear梨子,真是好久不见呢。”
骑士蹲下身,握住梨子稚嫩的小手。梨子小妹妹给他大大的笑容并在他的手心放了一个红通通的苹果。

“这个果子就送给你吧。”
“谢谢你,梨子。”
       
“妈妈说,多吃水果就会变得漂亮。”
“哈哈,那梨子将来一定会成为beauty的~至于我,我当然是无比闪亮的lonely boy。”
   
          
梨子没有听懂骑士讲话,于是跟他挥挥小手跑掉了。空松暗自伤心了几秒,拉着马走过木桥,来到教堂偏侧。他把马儿栓好,围着教堂转了一大圈,在前门站定。
     
唱诗班还没有结束他们的颂歌。长椅上坐着些形形色色的人,有贵族家的夫人也有刚完成农作的农民,有背着包裹的探险家也有天真烂漫的孩童。空松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默念了一遍祷告词,睁眼环顾四周。熟悉的那位管事的神父不在这里,大概在里屋,修女们在与大家聊天,一切都没有什么反常。
    
站在唱诗班的孩子们被修女带领着,有秩序地离开教堂。其中在最前排的领唱,拥有天使般的容颜,让空松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椴松。唱诗班领唱拿起有三根蜡烛的烛台。推开拐角处不起眼的木门走了进去,空松想他是去向神父告别了。

空松悄悄跟上他。
        
         
门后的走廊上有不同于厅中的图案更加圣洁的玻璃彩绘,阳光透过它们将彩色的光芒打在地面上,让人不想踩上去破坏那片美好。没再见到那个小唱诗班的身影,于是他直接去走廊尽头推开了神父房间的门。
     
“打扰了,神父。”
        
年轻的神父正站在摇摇欲坠的梯子上寻找文献,听到空松的声音,立刻从梯子上爬下来。他仔细的拍打黑色长袍上沾染的尘土,如同星辰一般的灰尘在日光中同他脖颈上的十四架一齐闪闪发亮。
     
“这不是我们的空松骑士吗,听说您在不久前凯旋,真是太好了。”
“那一定是神的眷顾。”
      
这里也没有什么异常。空松用余光看看周围的陈设,还算是有序,跟开战前来时没两样,只是桌上的书早就换了一批。
         
“您这次想要来找我诉说什——唔!”神父的话还没说完,空松的小刀已经抵到了他的喉咙。他刚想疑问,空松小声地靠在他耳边说:“神父,对不起,只能用这样无礼的方式邀请你来皇宫一趟,这所教堂混进了危险人物,我们想问你一些问题。为了不打草惊蛇,你配合我离开这里好吗?”
“……我明白了。”
     
      
        
小松和轻松走在去花园后方地牢的审讯处的路上,恰巧碰到与女仆聊天的椴松,于是就干脆招呼他一起。椴松问他们是什么事,轻松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
“我们教堂怎么可能有杀人犯,神父和修女姐姐们都是很好的人。”椴松曾偷偷跟着空松去过几次教堂,对那里的情况也不陌生,加上对轻松的偏见,他斜着眼表示不相信。
“教堂里都是虔诚的教徒吧?这是对神的不恭。”

“上帝爷爷才不会管这些事呢,他总是很忙的样子……”
       
“那人不怕受到天罚吗?”
         
椴松在听到“天罚”二字后夸张地全身颤抖起来。小松便打笑他“哇哈哈要不要这么夸张”,椴松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这么奇怪的杀人行为,真的是人类能干出来的事吗……”
 
      
        
三人来到地牢中,找到了空松和等待受审的神父。他恭敬地行礼。
“尊敬的国王殿下,还有这位先生,愿上帝保佑你们。”
“……”小松回头,没有见到椴松的身影,正奇怪他去哪了,就听到了椴松的声音,好像就漂浮在他的耳边。
“介于身份太特殊,我先隐蔽起来看看。”
小松轻轻点了点头。
        
“想必骑士殿下已经给您说了事件的缘由。作为黄之国的使者,我想先来问问您。”轻松示意旁边的书记员开始做笔录,“在您管辖的这一范围内,有没有刚到任或是活动比较自由的人?”
神父很快就回答了他:“没有,这里的人资质都在五年以上了。几年来战乱不断,教会也无暇顾及我们的人手,根本没有新人。自由人的话,修女们会去集市,除此之外,说到底,差不多就是我了。”
空松默默地听完他的话,发出疑问:“去集市的话,半天的时间可以回来。可从黄之国犯罪之后回到红之国,也是一段不断的路程,怎能才能做到快去返回?”
“没错,而且为什么要杀黄之国的人,”
“因为不想杀我们国家的人。”
      
轻松白了国王一眼。
     
“椴松,神父说的你听到了吧,”小松小声说道。椴松没有回话,“要怎么办?你有想法的吧。”
椴松依然没有回答他,于是他决定继续问神父。
       
小松清清嗓子,摆出一国之君的样子,“我差不多明白了,既然神父这么说的话我们会相信的。你对这件事有没有想法呢?想听听你的智慧。”
“……这期间一定有误会,我在教堂任职已经好几年了,周围的人都十分熟悉。这种事实在不是神职工作者的作为,还希望你们也不要多加猜疑,不如在黄之国继续追查。”

小松转头看向轻松,轻松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有目击者,我是其中之一。那天我在集市上亲眼看到杀人者从小巷里逃出,卫兵去捉他。回来的卫兵门都说那人翻越了黄之国与红之国间的国界,这还不算证据吗。”
     
空松看到神父握紧了胸前的十字架。
   
     
这时椴松的声音又从小松的耳边响起了。
“小松哥哥。”
“卧槽!”小松惊叫一声,空松和轻松不禁往这边看。
     
“干嘛啊,一惊一乍的。”
“你才是,吓死我了。”
“我刚刚去教堂了。”
“哦,有什么发现吗?”
“他屋子的水盆里,有血腥味。”
     
      
“……你去闻人家水盆?变态吗?”
“重点在那里?!”
“不不不,我是说,有点害怕了,他不会是凶手吧。”
“不像,他是包庇别人了吧。你去问问?”
“你让我咋问啊???”

空气安静了几秒。
   
       
“不然这样。”
椴松话音刚落,小松就看到身旁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辉,令四个人不得不闭紧双眼。光辉减弱,椴松以天使的形态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光芒来自于他头顶上方的光环,纤细的腰身外是仅能蔽体的一袭白衫,姣好的容颜呈现的是少年的柔和的眉眼。他身后展开的六翼是尊贵身份的象征,白色和浅粉色交织的羽翼是美好与神圣的化身。
趁众人的大脑还在处理眼前所见事物的空隙,空松来到椴松身前,向前伸出手。椴松理所当然地将双手放到他的手心中,慢慢地降落到地面。
   
      
小松都不得不俯首,轻松是看呆了的一脸不能接受的样子。而神父,几乎是接近疯狂地小声说着“神啊神啊”,毕恭毕敬地跪下来,比划着十字,
“我的主,您竟然大驾在这种地方,是我的失职。您是如此神圣,您的圣洁不禁让我流泪……”神父好像真的哭起来了,天使不禁吐槽了一句“哇呜好痛”。
         
“包庇凶手不应该是神父的作为,我希望你能诚实回答我,杀人犯是否还在教堂里?”
    
神父抬起头,用犹豫的神情看着他的眼睛。
天使突然觉得脑中一涨,下意识后退两步。他向神父伸出了手,好像要触碰他一般。
“空松哥哥?”
    
   
    
唱诗班的孩子吹灭了手中的三根蜡烛。他把烛台放回架子上,看到教堂的门前堵着一大群人。他挤到最前面看,士兵已经将教堂团团围住,为首的士兵正大声劝诫大家不要急躁,等搜查完立刻就可以离开。
“怎么一回事?”
士兵看到了个头小小的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中的兵器。
“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在这里?唱诗班?快回家去吧,以后少来这个教堂。”
   
他被推到了人群外。
    
看到喧嚣的人群,他将白色的外套脱下,深深叹气。想了想,现在神父大概还在牢里呆着,说不定被用刑了。于是他将帽子褪下,露出恶魔的双角。
   
         
“唱诗班去看望神父也是理所应当的哇♡”
        
      
微风掀起纱质的裙摆,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TBC—

大概是第一个主线剧情开始了!
其实是想写转世,于是有了神父和小恶魔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