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皆皆皆无

这个人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风过境——04

◎架空世界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04
伴随夕阳西下,空松和椴松走在去宫殿正殿的路上。

椴松的怀里抱着那一大束玫瑰,因为被施了点小小的魔法,半天过后依旧娇嫩。与早上时完全不一样的气氛是,椴松亲切地挽着空松的胳膊,两个人并排走着,一路说说笑笑,看来是度过了相当不错的一天。
       
“以后,再去那里钓鱼吧。”
“好啊~”
    
       
        
就这样来到了招待宾客的宴会厅的门前,仆人为两人打开门。小松早已经等候他们多时了,正一小口一小口抿着餐前的开胃酒。他旁边坐着的是舞会行刺的刺客,脸上是拘谨的表情,对于他的存在椴松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流露于言表。慢慢走近他,椴松的指尖悄无声息地跳跃着魔法的火焰。
     
空松见状握住了他的手,对他摇摇头。椴松困惑地入席,空松也坐到了他的旁边。
“晚上好,轻松阁下。”
“晚上好,空松殿下。”轻松看看空松旁边陌生的面孔问道,“这位是?”
“我是先皇后的亲信……”椴松还没有拿编造的身份介绍完自己,小松便打断了他的发言。
“他是从前救了红之国的神的使者,传说中的天使,叫做椴松。”
“什么——你怎么可以告诉外人!”椴松生气极了,拍桌而起。可小松并没有理会他,嘻嘻哈哈地向轻松炫耀着:“不错吧,我的秘密武器。一百支军队也拿他没撤哦~”

“啊啊。”

“什么嘛那明显不信的表情!”对于自己的存在受到质疑的椴松哼了一声说。
轻松摆摆手:“不……那毕竟是传说……”
       
    
椴松一听这话很不乐意,仿佛自己作为天使的威信扫地。他默念咒语,伸手打了个圈,只见轻松手中的勺子突然弯曲,打了个圈后回复了原状。
轻松揉了揉眼睛,身体前倾。
“我没看错吧?”

“没看错哦。”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他。
        
轻松摊开手,问:“你们让我看这个是为了证明什么呢?有资格和我国联盟?可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求和的啊。”

“诶,求和?”这下轮到椴松傻眼了。

“我奉黄之国国王之命亲自来红之国签和平协议,目的仅此一个而已。”轻松瞥了一眼小松,“开了个玩笑,但似乎某人还是对我充满敌意呢。”
           
      
觉察到轻松言外之意,椴松对自己成为了他口中的“某人”的事很不高兴。小天使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于是开始闹脾气,理智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区区一个人类,敢对天使不敬!”
“中二病吗?”
“你才中二病呢!明明只是个小屁孩儿。”
“哈?小屁孩儿?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礼节啊,我明明是客人。什么天使,根本就是定时炸弹,这样的危险物放在身边可不好啊国王。”
        
          
使者和天使越吵越激烈,余下小松和空松不明所以地吃着美味的晚饭,竟没有阻止之意。
“空松你不管管椴松吗?”
“管什么?我什么时候能制得住椴松?倒是王兄你,不去阻止轻松吗?”
“我阻止得了吗?我也很绝望啊。”
          
           
眼看着两人要动起手来,空松赶紧拉住了已经快把腿踩上桌子的椴松,劝道:“那个,天使大人请快吃饭吧,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轻松拿出卷好的牛皮纸,走到火炉旁冲三人说:“今天是撕破脸了?殿下,我就问一句,这和平条约你是签还是不签。”

椴松一看大事不妙,手一挥,所有的火焰都应他的命令熄灭。本来用来装饰和照明的蜡烛都灭了,厅内一片漆黑。椴松因为害怕黑暗尖叫了一声,想到自己的失态立刻住嘴。黑暗中空松抓住了他的手。
     
“椴松?”
       
“咦……对不起,我立刻复原。”
       
这么想着的椴松试着念动咒语,可是处在一片黑暗中,又恼羞又害怕,精力根本无法集中,试了几遍都没有成功。觉得特别没面子的他甩掉空松的手,横冲直撞地向门口的方向跑去。
“殿下,灯和蜡烛都点不起来。”女仆长很努力地睁大眼睛寻找黑暗中不知在哪里坐着的国王,结果国王的声音从反方向传来了,她连忙又换了个方向。

“真是没办法呢。”小松长叹了一口气。
   
      
       
懵逼的轻松终于摸索到了桌椅,结果坐到了什么比坐垫更柔软的东西,他听到离他好像很近的小松说:“这么想投入我的怀抱吗阿轻。”

吓得轻松立刻从小松的腿上弹了起来。

尴尬之中,他们听到空松拉开了座椅,一步一步地谨慎地走了出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很抱歉,这种情况。”
“不是你的错啦,我们家天使太任性了,都是空松把他宠的,不怪你。”
“……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复杂的家庭关系。”

小松干笑了几声,转头看向窗外一轮皎月,说:“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当然,说是家人也没错。二十年前红之国国难当头,多亏椴松我们才能得救。他抚养了我们长大,虽然现在互相称作兄弟,但他依然是我们的导师,甚至是监护人呢。”
        
“不敢相信,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
小松轻笑。
         
“不谈那个。条约如何?你们黄之国真的是认真的吗?条件呢?我们有什么好处?”
“殿下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黄之国的实力在整个大陆数一数二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这样的国家主动向红之国求和,您还想谈条件吗?”轻松舒展开羊皮纸,但发现黑暗之中什么也看不见,又悻悻地卷了回去,“咳咳,其实不瞒您说,好处也不是没有。如果红之国方面同意的话,两个国家间可以进行自由的商业活动。”
   
“哦,挺不错的啊!”
   
之前因为战争,黄之国和红之国之间的贸易是完全掉线的,加上黄之国的压迫,黄之国派的国家也跟着抵制与红之国的来往,这对于本来就是属于商业国家的红之国简直是雪上加霜。这样一来,红之国的确捡了大便宜。
        
“十四松他……十四松他,态度为什么转变这么大……”果然小松还是担心。
轻松犹豫着要不要吐露实情。他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嘛,黄之国的大祭司可是很厉害的。”
   
    
         
        
“brother?totti?”
空松追着追着就没了椴松人影。
宫殿的四个殿堂中间围着中心广场,原本最亮丽的灯火现在也消失殆尽了。不只是宴会厅,整个皇宫的所有光亮都在一瞬间消失了,都是那边那个默默自责的小天使的错。
   
空松走上前,拍拍椴松的肩。
     
“你是怎么找到我在这里的啊,明明这么黑。”
“因为椴松就像光芒一样,时刻都在指引着我,我便时刻都能找到你。”
“……花言巧语。”
“是只说给你听的花言巧语。”
       
椴松缓缓地转过了身子。
“先提前声明,我可看不清你的脸哦。”
“那就请hold my hand吧!”
“才不要!!!”
“因为椴松会很害怕。”
“不害怕!”
“那我走了。”
“呜……”

原来还是会害怕的啊。空松坐到了他的旁边。
         
因为看不到对方,听力好似加强了几十倍。空松甚至能够听到椴松颤抖的呼吸,还有努力向下吞咽的声音。他问,椴松心情不好吗。
“不好。”
“白天时候我们明明玩得很开心。”
“见到那个人就感觉到心烦。”椴松顿了顿,接着说,“好像是情不自禁地想与他争吵。”
“嗯,轻松看上去就是会碎碎念的人。”
    
“我的意思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海里,是既视感吗?为什么我会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有这种感觉呢?”
   
      
那个时候,椴松的脑子里突然一团糟。他与轻松争吵着,最后还拍案而起。在这一过程中,不知怎么的,有一股力量驱动着他忘记理智和礼节,他甚至上扬了嘴角。怎么可能,他从来不是以与别人争吵为乐的人啊!
      
“我最近,总是会胡思乱想……”
“我看哪,totti根本不必这么烦恼。因为totti你是个温柔的小天使啊。”
“虽然没毛病但从你口中说出来就很奇怪——”
       
“有时候态度也很强硬,但是总是很宽容,也没有对谁真正生过气。城堡里的大家都很喜欢totti。”
   
椴松的手被空松覆盖住。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话语能如此有魔力,就仿佛看到了光亮。此刻的空松在他面前所露出的微笑,是闪闪发光的。那些光芒,合着空松闪闪发光的双眸,照亮了原本昏暗的世界。
     
也许是逆光,也许是你在发光。
      
     
并不是空松闪闪发光,而是城堡里重新亮起了灯光。椴松在无意中解除了魔法,此刻它们的光芒到达他的瞳孔,是最神秘的意外。他惊叹着,在看到空松还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时羞红了脸。
   
     
半娇半怒中天使他甩开了骑士的手,却被骑士重新拉起小小的手放入大大的手掌中。
      
    
他的空松用温柔至极的语调说:“对我来说,椴松你是最重要的存在。”
     
“本、本就该这样的!”
    
“嗯嗯。”
……
     
        
椴松快速地瞥了一下空松的表情,发现他竟然在偷笑——什么啊这游刃有余的家伙——他不好意思地用力摇摇胳膊。
   
“可以了吧。”
      
空松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然后装作毫不在意,引导椴松跟着自己回到小松那里。
    
“就这么拉着吧~”
   
      
—TBC—
        
填个坑,想要快点写到可爱的数字和豆豆子啊~

评论

热度(19)